相生,就是指这一事物对另一事物具有促进、助长和资生的作用;相克,就是这一事物对另一事物具有抑制和制约的作用。相生和相克,在五行学说中认为是自然界的正常现象,对人体生理来说,也是属于正常生理现象。

五行相克的次序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就这样相生和相克,没有尽头,生化不息,维持着事物之间的动态平衡。

所以《类经图翼》说:造化之机,不可无生,亦不可无制。无生则发育无由,无制则亢而为害。意思是说:宇宙运动变化的秘密在于,不能没有生,也不能没有克,如果没有生,发育成长就没有了动力,如果没有克制就会过于亢奋而产生灾害。

由于五行之间存在着相生和相克的关系,所以对任何一行来说都存在着“生我”、 “我生”和“克我”“我克”四个方面的联系。

“生我”和“我生”,在《难经》中被比喻为:母和子的关系。生我者为母,我生为子,所以五行中的相生关系又可以称作“母子”关系。以火为例,由于木生火,所以“生我”者为木;由于火生土,所以“我生”者为土。这样,木为火之“母”,土为火之“子”;也就是说,木和火是母子关系,火和土也是母子关系。

“克我”和“我克”,在《内经》中称作:“所不胜”和“所胜” ,即“克我”为“所不胜”;

“我克”为“所胜”。再以火为例,由于火克金,所以“我克”者为金;由于水克火,所以“克我”者为水。

“生我”和“我生”,虽然是五行中的相生,但生中有克,如木的“生我”为水,木的“我生”为火,而水又能克火。

“克我”和“我克”,虽然是五行中的相克,但克中有生,如木的“克我”为金,木的“我克”为土,而土又能生金。

五行学说就是以五行学说的这种错综复杂的联系,来说明任何一个事物都受到整体的调节,防止其太过或不及,以此来解释自然,就能说明自然气候的正常变迁和自然界的生态平衡;以此来解释人体,就能说明机体的生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