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瑶民族养生文化源远流长  
瑶民族的人文始祖是蚩尤,蚩尤的祖先则史无所载或载无所详,或论无实证,但与汉族等民族一样同为存在于华夏大地的远古祖先则应是毫无疑义的。从北京周口店古人类文化遗址的考古研究得知,我国的远古祖先在进入旧石器时代即已掌握了火的应用。由于火的应用,使人类的居住、饮食、取暖、着装(护体、避寒)等等方面的生存、生活条件不断获得改善和提高。而所有这些无一不与強身健体、养生防病脫离联系。由此看来,瑶民族的养生文化源于人类的的远古时期应该是可以成立的。成文于隋、唐时期并被称誉为瑶民族“璀璨史诗”与“百科全书” 的《盘王大歌》及《评皇券牒》,对人类、民族的起源与发展作了富于艺术想象的生动描述和激情讴歌,字里行间散载着很多养生文化方面的相关内容,由此可见瑶民族养生文化悠远古老、源远流长。                                                                
2.瑶民族养生文化涵盖范围广泛  
从广义上说,凡是保护身体,悦愉身心,预防疾病,促进健康,增强体质,养颜美容,扶虚強衰,保健康复,延缓衰老,延长寿命,提高生存质量等均属“养生” 范畴,但凡人生在世期间的衣、食、住、行、娱、戏……乃至心、神、环境、气侯等等皆可涉及。  
从史籍记载和族群传承的有关资料得知,瑶族的养生不仅有物质方面的,而且有非物质方面的;不仅包括身(躯)体方面的,也包括精神(心理)方面的;不仅渉及大自然与环境,而且涉及到图腾崇拜和宗教信仰……,等等。因此,瑶民族的养生文化所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内容十分丰富,其表现形式更是因人、因亊、因时、因地、因环境等等的不同而内容不同、方法各异。但随着现代文明大潮的不断冲击,很多瑶民族独特的养生文化或逐渐嬗变、异化,或逐渐被历史所湮灭,能保留至今者多为经长期历史积淀而成的精华部分,顽强的生命力显示了它的可贵价值。笔者就其颇具养生意义的瑶民族最为常见而独特的习俗择其要者略举数例予以概述,拟作管中窥豹之试。  
3.瑶族药浴养生
洗药水澡  洗药水澡的习惯在瑶区甚为普遍,无论男、女,在每位瑶胞的一生中均要洗上难以计数的药水澡。瑶胞洗药水澡名目繁多,其中既有传统习俗方面的,也有功能作用方面的,而且它们之间互相掺杂、互相渗透,很难对其进行合理的类别划分。但无论哪一种形式、类别的药水澡,均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着肯定而确切的养生保健或疗疾康复的功效。按照传统习俗,小孩出生以后要熬制药水洗“落地(见天)澡”、“ 三朝澡”、“ 开眼澡”、“滿月澡”、“ 百日澡” 等;产妇分娩后要先后洗暖腹、净身、癖秽、舒筋、强体等作用的药水澡。举行瑶族“度牒”、“ 调盘王”、“ 过牌” 等重大民俗、宗教活动时,参与活动的诸多“主亊” 人员按照宗教仪规必须在活动前和活动中洗七个或九个“净身” 的药水澡。从养生保健角度看,这类活动由于持续时间长(多在七天以上),参与活动的人员活动强度大、体力与精力消耗多,洗药水澡能起到舒筋活络、通利关节、舒爽身心、减轻疲劳等多方面的作用。至于用洗药水澡的办法驱逐疲劳困倦、消除各种不适、预防和治疗时疫疾病等,由于效果显著,瑶区更是习以为常、应用相当普遍和广泛。值得指出的是,除婴幼儿和产妇等特殊者外,洗药水澡多是利用杉木房桶和杉木脚盆,因在其中浸泡的时间较长,可使药效得到充分发挥。  
4. 瑶民族养生文化表现形式丰富多样  
如前所述,瑶民族的养生文化没有形成独立、完整的理论,而是以众多的传统民俗、宗教仪规、生活习惯等形式表现出来,因此,瑶民族的养生文化既有丰富多彩的内容,更有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亊(民族习俗、宗教仪规、生活习惯等)而异、因环境而异的丰富多样的表现形式。  
例如因人而异  人有男、女之别,年龄不同,生活背景参差,个人稟赋(性格、兴趣、体质等等)各异,其所釆用的养生手段、方法有着很大差别。譬如在瑶民族日常生活的健身游戏中,有男性靑、壮年的“耍人龙”、“ 踩高脚马”、“ 打木棒球” 等活动,有女性青、壮年的“打牙排”、 跳“长鼓舞”等活动,有男性中、老年人的 “下三三棋”、“ 下裤裆棋”、“ 打长鼓” 等活动, 有男孩们的 “耍草龙”、“ 打得螺”、“ 耍敖魚” 、“抱(抢)鸡仔”等活动,有女孩们的 “跳盘盘”、“ 弹珠子”、“ 吃子崽” 、“追鸡仔”、“ 母鸡抱窝”……等等的不同;又如在瑶族人民日常饮用的健身药酒当中,男人们所用泡酒药材多是活血通络、強筋壮骨、补肾益精等类,而女人们所用泡酒药材多是滋阴、补血、调经、祛风、強体等类……。  
又如因亊而异  “亊有不同,规有多样”,瑶族人民“尊崇万物”、“ 顺乎自然”, 其养生的习俗及形式、方法随着具体情况的不同而各自有别。譬如洗药水澡,体质虚弱的人与体质強壮的人在用药类别和药水温度乃至洗浴用具等方面均有不同,“坐月子”( 产妇)与“涨洪水”( 来月经)的妇女在用药类别和药水温度等方面亦有区别;又如“福娘酒” 的用法,女人“坐月子”(生孩子)滋补产后虚弱用刚“出窝”( 酿成初期)的“嫩”福娘酒炖鸡肉、煮鸡蛋等,而用来供重大节庆或来客饮用的福娘酒则须与烧酒混合经特殊酿制成为“冬(压)酒”,……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