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养生成为人们的普遍追求,当形形色色的养生理论和方法乘势而来的时候,我们很有必要学习和借鉴古人的养生理论,因为历经千年沉淀的养生经典,一定是历久弥坚的,一定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嵇康继承了庄子的养生思想,他的《养生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篇全面论述养生理论的专著,《养生论》对后世养生大家陶弘景、孙思邈等都产生了较为深刻的影响。

    嵇康在《养生论》中提出“虚静无为”是养生的基本原则,他认为只有做到虚静无为才能够顺应自然之道,才能够保证身心与自然的和谐,才能够保持生命的旺盛力。

    如果您也能够耐下心来,认真品读嵇康的养生论,有可能获得非同寻常的感悟或收获。尽管文中养生成仙的说法不切实际,但是“神主形从”,养神为主,“神形兼济”的养生观念还是非常具有启迪意义的。

 

原文:

世或有谓神仙可以学得,不死可以力致者;或云上寿百二十,古今所同,过此以往,莫非妖妄者。此皆两失其情,请试粗论之。

夫神仙虽不目见,然记籍所载,前史所传,较而论之,其有必矣。似特受异气,禀之自然,非积学所能致也。至於导养得理,以尽性命,上获千馀岁,下可数百年,可有之耳。而世皆不精,故莫能得之。何以言之?夫服药求汗,或有弗获;而愧情一集,涣然流离。终朝未餐,则嚣然思食;而曾子衔哀,七日不饥。夜分而坐,则低迷思寝;内怀殷忧,则达旦不瞑。劲刷理鬓,醇醴发颜,仅乃得之;壮士之怒,赫然殊观,植发冲冠。由此言之,精神之於形骸,犹国之有君也。神躁於中,而形丧於外,犹君昏於上,国乱於下也。

夫为稼於汤之世,偏有一溉之功者,虽终归燋烂,必一溉者后枯。然则一溉之益,固不可诬也。而世常谓一怒不足以侵性,一哀不足以伤身,轻而肆之,是犹不识一溉之益,而望嘉谷於旱苗者也。是以君子知形恃神以立,神须形以存,悟生理之易失,知一过之害生。故修性以保神,安心以全身,爱憎不栖於情,忧喜不留於意,泊然无感,而体气和平。又呼吸吐纳,服食养身,使形神相亲,表里俱济也。

夫田种者,一亩十斛,谓之良田,此天下之通称也。不知区种可百馀斛。田种一也,至於树养不同,则功收相悬。谓商无十倍之价,农无百斛之望,此守常而不变者也。且豆令人重,榆令人瞑,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愚智所共知也。薰辛害目,豚鱼不养,常世所识也。虱处头而黑,麝食柏而香;颈处险而瘿,齿居晋而黄。推此而言,凡所食之气,蒸性染身,莫不相应。岂惟蒸之使重而无使轻,害之使暗而无使明,薰之使黄而无使坚,芬之使香而无使延哉?故神农曰“上药养命,中药养性”者,诚知性命之理,因辅养以通也。而世人不察,惟五谷是见,声色是耽。目惑玄黄,耳务淫哇。滋味煎其府藏,醴醪鬻其肠胃。香芳腐其骨髓,喜怒悖其正气。思虑销其精神,哀乐殃其平粹。

夫以蕞尔之躯,攻之者非一涂,易竭之身,而外内受敌,身非木石,其能久乎?其自用甚者,饮食不节,以生百病;好色不倦,以致乏绝;风寒所灾,百毒所伤,中道夭於众难。世皆知笑悼,谓之不善持生也。至于措身失理,亡之於微,积微成损,积损成衰,从衰得白,从白得老,从老得终,闷若无端。中智以下,谓之自然。纵少觉悟,咸叹恨於所遇之初,而不知慎众险於未兆。是由桓侯抱将死之疾,而怒扁鹊之先见,以觉痛之日,为受病之始也。害成於微而救之於著,故有无功之治;驰骋常人之域,故有一切之寿。仰观俯察,莫不皆然。以多自证,以同自慰,谓天地之理尽此而已矣。纵闻养生之事,则断以所见,谓之不然。其次狐疑,虽少庶几,莫知所由。其次,自力服药,半年一年,劳而未验,志以厌衰,中路复废。或益之以畎浍,而泄之以尾闾。欲坐望显报者,或抑情忍欲,割弃荣原,而嗜好常在耳目之前,所希在数十年之后,又恐两失,内怀犹豫,心战於内,物诱於外,交赊相倾,如此复败者。

夫至物微妙,可以理知,难以目识,譬犹豫章,生七年然后可觉耳。今以躁竞之心,涉希静之涂,意速而事迟,望近而应远,故莫能相终。夫悠悠者既以未效不求,而求者以不专丧业,偏恃者以不兼无功,追术者以小道自溺,凡若此类,故欲之者万无一能成也。善养生者则不然也。清虚静泰,少私寡欲。知名位之伤德,故忽而不营,非欲而强禁也。识厚味之害性,故弃而弗顾,非贪而后抑也。外物以累心不存,神气以醇白独著,旷然无忧患,寂然无思虑。又守之以一,养之以和,和理日济,同乎大顺。然后蒸以灵芝,润以醴泉,晞以朝阳,绥以五弦,无为自得,体妙心玄,忘欢而后乐足,遗生而后身存。若此以往,恕可与羡门比寿,王乔争年,何为其无有哉?

 

对位翻译:

世或有谓神仙可以学得(世上有人说成仙得道可以学习获得),不死可以力致者(长生不老也能够实现);或云上寿百二十(还有人说人的最高寿命也就120岁),古今所同(古往今来概莫能外),过此以往(人的寿命超过这个界限),莫非妖妄者(全都是妖言惑众)。此皆两失其情(这两种说法其实都违背实情),请试粗论之(请让我粗略的阐释我的观点)。

夫神仙虽不目见(神仙我们虽然没有见过),然记籍所载(然而史书典籍都有记载),前史所传(纵观历史记载),较而论之(通过比较分析),其有必矣(可以看到神仙确实存在)。似特受异气(他们似乎接受了天地的奇异之气),禀之自然(具有天然赋予的成仙之道),非积学所能致也(这不是通过学习所能实现的)。至於导养得理(由于导气养性合乎自然之理),以尽性命(所以能够尽享天年),上获千馀岁(年龄大的可以活到数千岁),下可数百年(年龄小的也可以活上数百年),可有之耳(这种情况确实存在)。而世皆不精(然而当今世人并不精于养生之道),故莫能得之(所以没有人能够成仙)。何以言之(为什么这么说)?夫服药求汗(人们服用药物以求发汗),或有弗获(有时并无收效);而愧情一集(然而愧疚之情一旦涌来),涣然流离(就会大汗淋漓)。终朝未餐(一天没吃饭),则嚣然思食(就会饥肠辘辘欲食心切);而曾子衔哀(而曾子整日心怀哀伤),七日不饥(七天没有吃饭也没有感到饥饿)。夜分而坐(半夜坐起),则低迷思寝(就会睡眼迷蒙想要睡觉);内怀殷忧(如果心怀忧郁愁苦),则达旦不瞑(就会通宵不眠)。劲刷理鬓(用力才能理顺头发),醇醴发颜(美酒能够焕发红颜),仅乃得之(仅此而已);壮士之怒(然而壮士愤怒),赫然殊观(就会赤红满面),植发冲冠(怒发冲冠)。由此言之(由此可见),精神之於形骸(人的精神相对于身体),犹国之有君也(犹如一国之君)。神躁於中(人如果精神躁动不安),而形丧於外(人的身体就会受到伤害),犹君昏於上(这就如同一国之君混乱在上),国乱於下也(那么整个国家就会混乱不堪)。

夫为稼於汤之世(商汤时期种庄稼),偏有一溉之功者(曾经有过仅用一次灌溉就使干枯的禾苗得以再生),虽终归燋烂(虽然最终禾苗还是死了),必一溉者后枯(但毕竟是通过灌溉再生以后才枯死的)。然则一溉之益(这就是一次灌溉禾苗所得到的收益),固不可诬也(所以说功不可没)。而世常谓一怒不足以侵性(然而人们常说一次发怒不足以伤害性命),一哀不足以伤身(一次哀伤不足以伤害身体),轻而肆之(于是就轻视放肆),是犹不识一溉之益(这种做法如同不懂得一次灌溉能够使禾苗起死回生),而望嘉谷於旱苗者也(如同寄希望干旱的禾苗也能长出好庄稼)。是以君子知形恃神以立(所以说君子懂得身体依靠精神而得以存在),神须形以存(精神必须依靠身体而存在),悟生理之易失(懂得生命机能容易丧失),知一过之害生(懂得精神的一次过错也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故修性以保神(所以君子通过修养性情来保养精神),安心以全身(通过安定心境来保全性命)。爱憎不栖於情(爱恨情仇不要栖息于情感上),忧喜不留於意(喜怒哀乐也不要放在心上),泊然无感(清静淡然遇事不由感而发),而体气和平(就能够保持身体气血的平静和谐),又呼吸吐纳(呼吸吐纳自然顺畅),服食养身(用适度饮食保养身体),使形神相亲(使身体与精神相互呵护),表里俱济也(保养精神与保养身体相互兼济)。

夫田种者(种庄稼),一亩十斛(一亩地产出十斛粮食),谓之良田(就应该说是良田了),此天下之通称也(这是人们的共识)。不知区种可百馀斛(然而却不知道采用区种法每亩可以获得上百斛粮食)。田种一也(土地和种子都是一样的),至於树养不同(由于种植方法不同),则功收相悬(收获的成果却相差悬殊)。谓商无十倍之价(人们说商人没有十倍于成本的卖价),农无百斛之望(农民也没有亩产百斛以上的奢望),此守常而不变者也(这些都是墨守成规的固执看法)。

且豆令人重(黑豆能使人身体沉重),榆令人瞑(榆树叶会使人昏昏欲睡),合欢蠲忿(合欢果能消除心中的怨愤),萱草忘忧(萱草能使人忘记忧虑),愚智所共知也(不论聪明人或愚笨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薰辛害目(辛辣食品能够灼伤人的眼睛),豚鱼不养(河豚鱼有毒不能食用),常世所识也(这是人们的共同认识)。虱处头而黑(虱子藏在头发里虱子容易变黑),麝食柏而香(雄麝吃了柏树叶容易生成麝香);颈处险而瘿(生活在山区里的人脖颈容易生疮),齿居晋而黄(生活在晋地的人牙齿容易变黄)。推此而言(由此可见),凡所食之气(食物的特性),蒸性染身(能够熏染人的身体和性情),莫不相应(这种作用完全与食物的特性相对应)。岂惟蒸之使重(岂止唯独熏蒸会使人变得沉重),而无使轻(而不会使人变得轻松),害之使暗(唯独会使人的视觉变得昏暗),而无使明(而不会使人的视力变的清明),薰之使黄(唯独使人的牙齿变黄),而无使坚(而不会使其变得坚硬),芬之使香(唯独使得雄麝能够生出麝香),而无使延哉(而不会使得雄麝寿命延长)?

故神农曰(所以神农氏说过)“上药养命(上等的药物能够调养性命),中药养性者(中等的药物能够调养心性),诚知性命之理(真正懂得养生之理的人),因辅养以通也(能够遵循养生之道保持气血通畅)。而世人不察(然而世人并不明白这个道理),惟五谷是见(只知道五谷对生命的重要),声色是耽(只知道噪声美色对身体的伤害)。目惑玄黄(两眼被世间物质财富所迷惑),耳务淫哇(两耳被低级淫秽的靡靡之音所劳累)。滋味煎其府藏(美味伤害了五脏六腑),醴醪鬻其肠胃(美酒损伤了肝脾胃肠)。香芳腐其骨髓(芳香的气息侵蚀了骨髓),喜怒悖其正气(喜怒哀乐悖离了天赋正气)。思虑销其精神(忧愁思虑腐蚀了纯洁的精神),哀乐殃其平粹(哀伤欢乐伤害了身体的真气)。

夫以蕞尔之躯(用小小的生命之驱),攻之者非一涂(去应对多方面的外来伤害),易竭之身(用容易衰竭的身体),而外内受敌(来应对体内体外的共同夹击),身非木石(人的身体并不是木头石头),其能久乎(长此以往能够坚持多久啊)?其自用甚者(那些透支生命的人),饮食不节(饮食不加节制),以生百病(继而百病缠身);好色不倦(那些沉迷美色的人),以致乏绝(最终气血枯竭);风寒所灾(这种人容易被风寒所害),百毒所伤(容易被百毒所伤),中道夭於众难(在多重病痛灾难的打击下短命死去)。世皆知笑悼(世人都嘲笑这种人的死去),谓之不善持生也(说他们不善于养生),至于措身失理(导致违背生命之理滥用自己的身体)。

亡之於微(生命的死亡是渐进的过程),积微成损(微小的损伤积累起来就会造成大的伤害),积损成衰(各种伤害积累起来就会造成生命的衰败),从衰得白(生命衰败头发就会变白),从白得老(头发变白人们就变得年迈老态),从老得终(年迈老态死亡就会逐渐到来),闷若无端(这样的死亡过程我们好像昏然不见它的开端)。中智以下(缺少智慧的人),谓之自然(认为这样的死亡实属正常)。纵少觉悟(很少感悟到其中的道理),咸叹恨於所遇之初(他们都感叹悔恨发病之初没有及时治疗),而不知慎众险於未兆(而不知道防止各种疾病征兆在未出现之前)。是由桓侯抱将死之疾(这就犹如齐桓公患上了即将要死的疾病),而怒扁鹊之先见(却迁怒于扁鹊的早期诊断),以觉痛之日(把感觉病痛之日),为受病之始也(当做患上疾病的开始)。害成於微(疾病微微显露之时),而救之於著(此时救治会得到显著的效果),故有无功之治(这就是所谓没有疗效的治疗)。

驰骋常人之域(纵横观察生活在大地上的普通人),故有一切之寿(会有不同的寿命)。仰观俯察(抬头看看现在低头看看过往),莫不皆然(莫不如此)。以多自证(人们喜欢用多数例子来佐证自己的观点),以同自慰(用相同的事例来自我安慰)。

谓天地之理尽此而已矣(人们认为寿命长短是天理决定的),纵闻养生之事(纵然听说过养生的事情),则断以所见(他们也会视而不见),谓之不然(认为不可能)。其次狐疑(还有些人抱着怀疑的态度),虽少庶几(认为养生延年非常少见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莫知所由(也不知道养生的根本原因)。其次,自力服药(再有些人服用丹药),半年一年(一年半载),劳而未验(没有收到效果),志以厌衰(心里就厌烦了),中路复废(中途就放弃了)。或益之以畎浍(有的人养生获益像小溪流水一样缓慢),而泄之以尾闾(而挥霍养生的成果却像江河流泻一样快速)。欲坐望显报者(想要坐等获得养生显著回报的人),或抑情忍欲(要抑制急功近利的性情忍住贪图欲望),割弃荣原(割弃荣华富贵的原有想法)。而嗜好常在耳目之前(当各种嗜好总在眼前耳边出现),所希在数十年之后(所希冀的养生效果又在数十年之后才能显现),又恐两失(又害怕最终眼前利益将来的效果都得不到),内怀犹豫(有些人就会犹豫不定忐忑不安),心战於内(内心矛盾作用于内),物诱於外(物质诱惑作用于外),交赊相倾(内外交叉作用),如此复败者(如此一来必定再次失败)。

夫至物微妙(养生的作用非常微妙),可以理知(可以通过理性认知),难以目识(却难以用眼睛看到),譬犹豫章(这就如同栽种豫树樟树),生七年然后可觉耳(生长七年才能够认识它们的特性)。今以躁竞之心(如今用躁动急切的心情),涉希静之涂(进入虚静的养生之路),意速而事迟(意欲快速见效却作用迟缓),望近而应远(希望急功近利却应效遥远),故莫能相终(所以就不能够长年坚持下去)。

夫悠悠者既以未效不求(有些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养生未见成效就不再坚持),而求者以不专丧业(有些人不专心致志也就半途而废),偏恃者以不兼无功(片面追求养生的人不能够做到内外兼修因此无功而返),追术者以小道自溺(讲究养生技巧的人只懂得了一些小道理就自我沉溺),凡若此类(像这一类人),故欲之者万无一能成也(要想获得养生的成功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

善养生者则不然矣(懂的养生的人却不会这样),清虚静泰(他们能够做到虚静泰然),少私寡欲(清心寡欲)。知名位之伤德(懂得追求名利地位会伤害人的德性),故忽而不营(所以就不去苦心经营占有它),非欲而强禁也(这类人不是对名利地位有占有欲而强行抑制)。识厚味之害性(知道贪吃美食能够伤害人的性情),故弃而弗顾(所以就弃之不顾),非贪而后抑也(不是因为对美食有贪吃欲而强行抑制)。外物以累心不存(身外之物因为会拖累人心所以内心就不存留身外之物),神气以醇白独著(保持人的神气淳朴洁净人格独立),旷然无忧患(心胸旷达就没有忧患),寂然无思虑(内心虚静就无忧无虑)。又守之以一(再加上能够做到始终如一),养之以和(与自然之气和合一致),和理日济(由于合乎养生之理就会日见成效),同乎大顺(就会顺应自然)。然后蒸以灵芝(再用灵芝熏蒸身体),润以醴泉(用甘泉滋润五脏),晞以朝阳(用朝阳沐浴身体),绥以五弦(用音乐调养性情),无为自得(顺应自然安然自得),体妙心玄(身体舒适心地安静),忘欢而后乐足(因为忘掉了欢乐却得到了快乐的满足),遗生而后身存(因为忘掉了养生却得到了生命的长存)。若此以往(长此以往),恕可与羡门比寿(可以与羡门比长寿),王乔争年(可以与王乔比年龄),何为其无有哉(怎么能说养生没有效果呢)?

 

全文翻译:

世上有人说成仙得道可以学习获得,长生不老也能够实现,还有人说人的最高寿命也就120岁,古往今来概莫能外,人的寿命超过这个界限,全都是妖言惑众。这两种说法其实都违背实情,请让我粗略的阐释我的观点。

神仙我们虽然没有见过,然而史书典籍都有记载,纵观历史记载,通过比较分析,可以看到神仙确实存在。他们似乎接受了天地的奇异之气,具有天然赋予的成仙之道,这不是通过学习所能实现的。由于导气养性合乎自然之理,所以能够尽享天年,年龄大的可以活到数千岁,年龄小的也可以活上数百年,这种情况确实存在。然而当今世人并不精于养生之道,所以没有人能够成仙。为什么这么说?人们服用药物以求发汗,有时并无收效,然而愧疚之情一旦涌来,就会大汗淋漓。一天没吃饭,就会饥肠辘辘欲食心切,而曾子整日心怀哀伤,七天没有吃饭也没有感到饥饿。半夜坐起,就会睡眼迷蒙想要睡觉,如果心怀忧郁愁苦,就会通宵不眠。用力才能理顺头发,美酒能够焕发红颜,仅此而已,然而壮士愤怒,就会赤红满面,怒发冲冠。由此可见,人的精神相对于身体,犹如一国之君。人如果精神躁动不安,人的身体就会受到伤害,这就如同一国之君混乱在上,那么整个国家就会混乱不堪。

商汤时期种庄稼,曾经有过仅用一次灌溉就使干旱的禾苗得以再生,虽然最终禾苗还是枯死了,但毕竟是通过灌溉再生以后才枯萎的。这就是一次灌溉所获得的成效,所以说功不可没。然而人们常说一次发怒不足以伤害性命,一次哀伤不足以伤害身体,于是就轻视放肆,这种做法如同不懂得一次灌溉能够使禾苗起死回生,如同寄希望干旱的禾苗也能长出好庄稼。所以说君子懂得精神是身体得以挺立的依靠,精神也依靠身体而存在,懂得生命机能容易丧失,懂得精神的一次过错也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所以君子通过修养性情来保养精神,通过安定心境来保全性命。爱恨情仇不要栖息于情感上,喜怒哀乐也不要停留于的心间,清静淡然不由感而发,保持气血平和,呼吸吐纳自然顺畅,用适度饮食保养身体,使身体与精神相互呵护,保养精神与保养身体相互兼济。

种庄稼,一亩地产出十斛粮食,就应该说是良田了,这是人们的共识。然而却不知道采用区种法每亩可以获得上百斛粮食。土地和种子都是一样的,由于种植方法不同,收获的成果却相差悬殊。人们说商人没有十倍于成本的卖价,农民也没有亩产百斛以上的奢望,这些都是墨守成规的固执看法。

黑豆能使人身体沉重,榆树叶会使人昏昏欲睡,合欢能消除忿怒,萱草能使人忘记忧虑,不论聪明人和愚笨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辛辣食品能够灼伤人的眼睛,河豚鱼有毒不能食用,这是人们的共同认识。虱子藏在头发了就会变成黑色,雄麝吃了柏树叶就会生成麝香,生活在山区里的人脖颈容易生疮,生活在晋地的人牙齿会变黄。由此可见,食物的特性,能够熏染人的身体和性情,这种作用完全与食物的特性相对应。岂止唯独熏蒸会使人变得沉重,而不会使人变得轻松,唯独使人的视觉变得昏暗,而不会使其变的清明,唯独使人的牙齿变黄,而不会使其变得坚硬,唯独使得雄麝生出麝香,而不会使得雄麝寿命延长。

所以神农氏说过,上等的药物能够调养性命,中等的药物能够调养心性,真正懂得养生之理的人,能够遵循养生之道保持气血通畅。然而世人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只知道五谷对生命的重要,只知道噪声美色对身体的伤害。两眼被世间物质财富所迷惑,两耳被低级淫秽的靡靡之音所劳累。美味伤害了五脏六腑,美酒损伤了肝脾胃肠。芳香的气息侵蚀了骨髓,喜怒哀乐悖离了天赋正气。忧愁思虑腐蚀了纯洁的精神,哀伤欢乐伤害了身体的真气。

用小小的生命之驱,去应对多方面的外来伤害,用容易衰竭的身体,来应对体内体外的共同夹击,人的身体并不是木头石头,长此以往能够坚持多久啊?那些透支生命的人,饮食不加节制,继而百病缠身,那些沉迷美色的人,最终气血枯竭,这种人容易被风寒所害,容易被百毒所伤,在多重病痛灾难的打击下短命死去。世人都嘲笑这种人的死去,说他们不善于养生,导致违背生命之理滥用自己的身体。

生命的死亡是渐进的过程,微小的损伤积累起来就会造成大的伤害,各种伤害积累起来就会造成生命的衰败,生命衰败头发就会变白,头发变白人们就变得年迈老态,年迈老态死亡就会逐渐到来,这样的死亡过程我们好像昏然不见它的开端。缺少智慧的人,认为这样的死亡实属正常。很少感悟到其中的道理,他们都感叹悔恨发病之初没有及时治疗,而不知道防止各种疾病征兆在未出现之前。这就犹如齐桓公患上了即将要死的疾病,却迁怒于扁鹊的早期诊断,把感觉病痛之日,当做患上疾病的开始。疾病微微显露之时,此时救治会得到显著的效果,这就是所谓没有疗效的治疗。

生活在常人生活的地方,会有不一样的寿命。抬头看看现在低头看看过往,莫不如此。人们喜欢用多数例子来佐证自己的观点,用相同的事例来自我安慰。

人们认为寿命长短是天理决定的,纵然听说过养生的事情,他们也会视而不见,认为不可能,还有些人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养生延年非常少见有几个人能够做到,也不知道养生的根本原因。再有些人服用丹药,一年半载,没有收到效果,心里就厌烦了,中途就放弃了。有的人养生获益像小溪流水一样缓慢,而挥霍养生的成果却像江河流泻一样快速。想要坐等获得养生显著回报的人,要抑制急功近利的性情忍住贪图欲望,割弃荣华富贵的原有想法。当各种嗜好总在眼前耳边出现,所希冀的养生效果又在数十年之后才能显现,又害怕最终眼前利益将来的效果都得不到,有些人就会犹豫不定忐忑不安,内心矛盾作用于内,物质诱惑作用于外,内外相互作用,如此一来必定再次失败。

养生的作用非常微妙,可以通过理性认知,却难以用眼睛看到,这就如同栽种豫树樟树,生长七年才能够认识它们的特性。如今用躁动急切的心情,进入虚静的养生之路,意欲快速见效却作用迟缓,希望急功近利却应效遥远,所以就不能够长年坚持下去。

有些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养生未见成效就不再坚持,有些人不专心致志也就半途而废,片面追求养生的人不能够做到内外兼修因此无功而返,讲究养生技巧的人只懂得了一些小道理就自我沉溺,像这一类人,要想获得养生的成功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

懂的养生的人却不会这样,他们能够做到虚静泰然,清心寡欲。懂得追求名利地位会伤害人的德性,所以就不去苦心经营占有它,这类人不是对名利地位有占有欲而强行抑制。知道贪吃美食能够伤害人的性情,所以就弃之不顾,不是因为对美食有贪吃欲而强行抑制。身外之物因为会拖累人心所以内心就不存留身外之物,保持人的神气淳朴洁净人格独立,心胸旷达就没有忧患,内心虚静就无忧无虑。再加上能够做到始终如一,与自然之气和合一致,由于合乎养生之理就会日见成效,就会顺应自然。再用灵芝熏蒸身体,用甘泉滋润五脏,用朝阳沐浴身体,用音乐调养性情,顺应自然安然自得,身体轻灵心地安静,因为忘掉了欢乐却得到了快乐的满足,因为忘掉了养生却得到了生命的长存。长此以往,可以与羡门比长寿,可以与王乔比年龄,怎么能说养生没有效果呢?